:::
圖片說明:國際觀測KV

5G時代OTT串流影音服務之治理協作

  1. 壹、壹、源起
    此一圖體協作之發想,是基於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在今(108)年度所委託進行之研究計畫「5G時代網路治理觀測與議題交流」,由受託單位資策會科法所所發起之團體協作。

    貳、背景與探討議題建議
          根據OpenX在最近提出的OTT消費者報告(2019 Consumer OTT Report),在針對美國的民眾所進行的調查中,有52%的成年民眾(18歲以上)使用過至少一項OTT服務,其中有65%的使用者年齡層為18至34歲。同時,平均每位OTT使用者擁有三種不同的終端設施觀看視訊串流節目,及訂閱三種不同的OTT服務。由OTT的商業模式而言,目前大約可分為三種,分別是高月費無廣告、中月費有廣告、及免費但有廣告等,在此一調查報告中指出,有54%的消費者願意選擇附有廣告的OTT服務(中月費29%、無月費25%)。

          此一趨勢對目前有線電視或無線電視造成相當的衝擊,首先在商業模型上,OTT顯然更有彈性,積極爭取消費者的眼球與廣告主的預算,而形成龐大的剪線潮,特別是對於年輕的族群;其次,在監管力度上,由於OTT屬於國內或跨國的網際網路服務,相對於受限於傳統高度監理的有線電視或無線電視,OTT在相關的監理密度上,常被評論為處於真空,或無法可管,或不知如何管理。
    目前OTT的型式大致上可分為幾種:
       1. 單一頻道型:如愛爾達,本身是採取以線性的方式(即已編排節目表)播出,也提供隨選服務(VoD)。
       2. 綜合平臺型:如LiTV,既有傳統的電視頻道,也提供影片隨選服務,與現在的有線電視服務接近。
       3. 封閉型隨選平臺:如愛奇藝、Netflix等,由平臺提供者取得影片授權,並由使用者隨選播出。
       4. 開放型隨選平臺:如Youtube,平臺上的內容是由使用者產製上傳。(在此忽略Youtube在國外亦有提供頻道服務)
          以我國目前的管理機制來說,如果單一頻道型亦有上架至有線電視或MOD等平臺,依法須取得衛星廣播電視執照外,其他的類型基本上應屬於不受管制之網際網路服務,只要平臺可以取得著作權的授權,即可於平臺上播出,當然也會發生盜版或侵害著作權的時候,應該要如何解決?在今年初,一度傳出NCC將要對OTT納管的新聞,要求境外OTT必須強制落地,甚至有意參考歐盟訂定相關的本國自製節目比例的作法,惟目前後續發展仍未明朗。
    在此      我們初步提出幾個探討的議題如下:
       1. OTT視訊服務平台是否及應如何管理,是否有必要訂定專法?如有需要,應該以何種方式進行?
       2. 對於境內、境外OTT視訊平台,應如何齊一或分離管理?
       3. 不同主管機關對於管理的分工機制為何?

    參、進行方式

    第一階段:探討議題蒐集與許願池(預計進行45日)
          我們將利用TWIP之網站(https://twip.org.tw)的國際觀測中的協作分區作為各項議題提出、說明、回覆、討論之開放討論區。由多方利害關係人提出在「5G時代網路串流影音服務之治理」可探討之議題、議題釐清說明、問題、國際經驗參考等,由本團隊維護維基百科式的頁面,架構式的針對提出的議題,進行回答與整理。
    本階段預計將會產出的項目包括:
       1. 本議題Wiki-like的結構化議題頁面,可供參與者瞭解哪些議題曾被提出,並已有哪些參考資料。
       2. 本議題知識庫,可供參與者瞭解相關議題在國內外的發展動態與脈絡。

    第二階段:議題收攏及關鍵治理問題提出
          本階段將會就前階段之各議題進行整理分類,並聚焦於幾個高度討論的議題,作為本次協作成果提出政策建議之要點。同時,本階段亦會針對未來所探討的議題,進行專家的盤點與邀請,為第三階段之座談進行前置準備。

    第三階段:議題探討與專家座談
          本階段我們將會把前階段已提出的問題,邀請國內該領域之產官學研專家,針對各議題進行意見的提出與整理,嘗試建立政策建議的共識。

    肆、 預期目標
          目前國內對於OTT的治理,應採取何種方式,由哪些行政機關主責等,皆停留於討論的階段。本次的協作,我們希望提出具體的政策建議,針對未來國內在OTT視訊串流服務的治理上,是否應設定專法,且與其他相類似之傳統視聽服務之間,應該如何進行管理。此外,我們也希望能有系統的整理國內相關利害關係人對於OTT治理的意見與想法,並嘗試釐清相關的爭議。
共有 1
  • 文章標題
  • 文章上架日期
  • 事件發生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