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片說明:國際觀測KV

管轄權

        由於網際網路具有打破時間與空間限制之特性,這對於傳統既有之管轄權概念造成了衝擊,因其仍停留在以地理位置劃分國家領域之思維,每個國家對其領土具有行使管轄權之主權,惟網際網路打破疆域限制,其促進了大量的跨境交換,如果僅透過傳統的政府監控雖非不可能但有其困難性。因此,網際網路的管轄權議題凸顯了網路治理主要困境之一:如何將網際網路套用在既有之法律以及政治地理上。
而法院在面臨判斷管轄權之歸屬時,需考量以下三項重要因素:一、程序管轄權(procedural jurisdiction):哪個法院或是國家機構具有正確適切之權力?二、實體管轄權(substantive jurisdiction):應適用何種法規?三、執法管轄權(enforcement jurisdiction):法院裁決如何執行?
        而以下三項原則可以在特定情況下確立管轄權:一、屬地主義(Territorial Principle):一國對於其領域內所發生的案件具有管轄權。二、屬人主義(Personality Principle):若一案件非發生在一國領域之內,但由於所涉加害人或被害人為一國國民,則該國據以主張具有管轄權,又稱為國籍原則。三、效果主義(Effects Principle):倘若某一行為在一國領域外發生,而其在領域內產生實質之效果(substantial effect),或行為人之目的在於使其效果產生於該國領域之內,則該國可以對之行使立法管轄權。此外,另一項重要原則即是在現代國際法引入下之普遍管轄權(universal jurisdiction),亦即某些犯罪已嚴重危及整個國際社會獲多數國家之重大利益時,如海盜罪、戰爭罪、滅絕種族罪等,此時任何國家皆被賦予某些權利或是義務對於犯罪人透過刑事程序加以追訴、處罰,不論犯罪之處所、犯罪人或被害人之國籍為何。
        網際網路在管轄權議題上會常常遇到一個問題就是管轄權衝突,當在網際網路上放置內容或是進行互動時,網路空間的全球性使其無法有明確的邊界,很難知道是否違反某個國家的某項法律,在這種情況下,幾乎每一個網際網路活動都具有跨國性,都有可能導致一個以上的國家對因此衍生出之某一特定法律案件提出管轄權,形成多重管轄權或是溢出效應(spill-over effect)。
        另外是管轄權與個資保護之問題,近年來最具爭議的案件之一就是有關歐盟公民在歐洲境外儲存之個人資料保護之問題。在2015年時,奧地利公民Maximilian Schrems向Facebook提出訴訟,並認為美國沒有為Facebook用戶之個資提供足夠之保護,且用戶個資受到美國大規模監控。最終,歐洲聯盟法院認定歐盟和美國之間的個人資料轉移安全港框架(Safe Harbour)是無效的,因美國政府當局並未受其拘束,而目前已由歐盟 - 美國隱私保護盾 (EU-US Privacy Shield) 框架取代。
       最後是管轄權與使用條款之問題。有關公司企業使用條款的管轄權也在許多法院判決中得到關注,且許多案件皆涉及Facebook,例如一件有關一名法國籍教師,他因張貼奧賽博物館之裸體繪畫圖像後,其Facebook帳戶因此被暫停。法國巴黎上訴法院裁定Facebook可能在法國被起訴,而非其使用條款所聲明之在美國加州始有管轄權。另外,2016年時以色列法院裁定Facebook在其使用條款中載明其所涉訴訟案件皆應於加州法院起訴審理係無效,並核准針對Facebook之集體訴訟案件。
        除了技術解決方案外,也許可以透過其他方法,例如協調國家法律、使用仲裁、或其他替代性爭議解決機制以解決管轄權衝突之問題。
共有 16
  • 文章標題
  • 文章上架日期
  • 事件發生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