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片說明:國際觀測KV

基礎建設

一、電信基礎設施 (Telecom Infrastructure)

      網際網路必須依賴電信基礎設施作為流量傳輸的媒介,其區分為有線與無線兩種方式,前者包括銅絞線或光纖等陸纜或海纜;後者為利用無線電頻譜如衛星、行動網路或微波鏈路等。隨著網際網路的發展,現有的基礎設施都被做為傳遞網路封包的載具,同時也包括如電網也開始被利用為傳輸媒介 。許多的創新技術與設施,其目的就在於擴大封包傳輸的能量,如5G、海底電纜等,此外也包含如Google的空飄氣球 或White Space的測試,使寬頻網路可以擴大其涵蓋範圍。目前主流電信基礎設施包括如下。
      1.有線電信基礎設施:
         (1)數位用戶線路(DSL):使用傳統的銅絞電話線傳輸數據和語音流量。
         (2)電視有線網路 (Television cable networks):透過有線電視基礎設施接取網際網路。
         (3)光纖 (Fibre optics):光纖網路是目前的首選骨幹基礎設施,因為其不僅可以承載大量資料,且不會因距離而造成明顯的訊號惡化。
         (4)電力線網路 (Internet over power lines):藉由將設備插入電源插座,以獲取高速寬頻網路服務。
      2. 無線電信基礎設施:
         (1)衛星:透過宇宙衛星強化地表涵蓋率,使偏遠地區或山區等較難建置接取網路的地區,可以輕易的上網。
         (2)Wi-Fi:允許設備透過免執照頻段接取無線區域網路。
         (3)行動寬頻:透過行動網路技術接取寬頻網路,目前最泛用的為3G與4G網路,在全球約有數十億的使用者,2020年之後則會漸漸發展5G。
      電信事業的監理方式可能會影響網路治理,一般較常被關注的為國內的監理措施,但是國際的監理上對於電信基礎設施亦有重大的影響,包含ITU所制定的國際電信規則(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Regulations, ITR)、每四年舉行一次的WRC、制定市場競爭架構以促進電信自由化競爭的WTO 。
      ITU在1988制定ITR以促進電信服務的國際化與價格制定,使得網際網路開使蓬勃發展。2012年,發展中國家主導了ITR的修正,但包含美國在內的55個國家則未簽署2012年的ITR修正,因此目前實際上有兩套ITR在實施(1988年版本與2012年版本),所幸2012年的版本對於全球通訊體系的運作並未產生重大影響,但這種情況在未來仍需要解決。事實上,ITU包含了無線電部門(ITU-R)、技術標準部門(ITU-T)與發展部門(ITU-D),其制定相關的國際規定,並提供開發中國家必要的協助,其中的一些議題可能涉及電信基層設施與網際網路間的政策議題,例如VoIP、頻譜需求規劃、行動寬頻技術標準等。至於WTO比較著重在商務面,因此會涉及更多電子商務、資訊安全、個資保護等方面的議題,在內國法則可能涉及執照制度與外資開放等問題。


二、技術與網頁標準(Technical & Web Standard)

      1.技術標準的建立
      所謂技術標準係指建立一個可以確保不同設備製造商所開發的硬體或軟體,可以不互相牴觸的運作,並與網際網路連結。因此,所有的製造商與技術社群可以利用此一標準開發可互連操作的硬體或軟體,其中,TCP/IP就是網際網路中最主要的技術標準。TCP / IP有三個基本原則:
         (1)封包交換(packet-switching):將原始資訊切分為小塊(block),並透過不同的路由個別發送,再於接收端組合成原始資訊。
         (2)點對點網路(End-to-end Networking):各種通信服務應只在發送端與接收端發生(originating and receiving ends),而傳輸的網路應該保持中立。(此涉及網路中立性問題)
         (3)健全性(Roubtness):數據封包的發送應該符合規範,接收時應當有一定程度的容錯率,可接收不合格的數據封包。
      標準化的過程通常牽涉到重大的商業利益,特別是資訊服務業者常常提出新的技術以強化其競爭力或提高效率,因此包括ITU、3GPP、IEEE等國際組織,都必須盡可能將技術標準化的工作簡化,但相關的技術標準由提出至成熟,通常須要數年的時間,例如5G的標準從2016年提出,預計在2020年才會完成ITU標準的制定。基本上,如IEEE、WiFi Alliance等機構,必須在快速發展的通信市場中制定相關標準,使其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另一方面,開放網際網路標準(Open-Internet Standards)則是可以在不經過專利授權許可的情況下,利用相關的技術標準提供服務,例如WWW等網路協議。進程都是很漫長的。鑑於ICT公司以快速的方式實施新技術,ITU必須適應及時條件,並將其標準化工作流程簡化為幾個月。然而,一些重要標準可能需要幾年才能被採納。例如,ITU期望到2020年將所謂的5G網路標準化 。
      由於標準制定具有相當的影響力,會產生經濟影響,促進產業發展,也會改變企業競爭,甚至是國家競爭的平衡,例如中國極力想推定TD-SCDMA成為3G的主流標準,但全球最流行的3G標準是WCDMA,類似這樣的例子,使許多國家與企業投入很大的資源在追求標準制定的主導權。
      2.網頁標準的建立與演進
      Web是一套完整的標準和技術規範,以確保相關的內容在各種設備上的可接取性,並成為網站開發與網路應用程式的核心規則,其包含HTML、XML、CSS等各種程式語言與資料結構。其源由來自於80年代末期,雖然TCP/IP已經成為主要網路協議,但在TCP/IP的架構上仍然缺乏相關的應用標準。WWW的發明者Tim Berners-Lee爵士與位於日內瓦的研究組織CERN (Conseil Européen pour la Recherche Nucléair)開發了一套解決方案 ,以HTML為WWW上的基礎(即任何內容都需要以HTML編寫才能在網路上呈現),其後包括網頁瀏覽器公司都曾經利用爭取HTML標準的修改,強化其市場力量。WWW的標準以建議書的方式提出,並經由相關開發人員的體驗與交流後,採取一套共通的標準 。

三、網域名稱系統(Domain Name System)

      DNS是使用容易記憶與方便使用的名稱,做為IP位址的轉換,使網路上的設備可用來識別特定的網路資源,如網站或資料庫。DNS的組成包括根伺服器(Root Server)、TLD 及散布於全球的DNS伺服器。有關根伺服器的問題,本研究將於次節說明,本節主要聚焦於TLD之上。
      TLD是網域名稱系統中最高的等級,包括兩種類型,一種是gTLD,即傳統上所認知的.com、.edu、.net、.gov等,在2014年又引入如.pub、.ngo等;另一種是國家或地區代碼的頂級網域名稱ccTLD,例如.tw、.jp、.uk等。大多數的通用頂級網域名稱都開放給公眾註冊,但是有某些頂級網域名稱保留給特定的社群,例如.aero限定航空運輸業、.bank則限定銀行金融機構。
      網域名稱的管理由註冊機構負責,其主要工作是為維護與管理該網域名稱的資料庫。DNS由ICANN進行協調工作,包括DNS根伺服器區域中名稱的分配與指配、協調gTLD二級網域名稱註冊的政策與實施、DNS根伺服器系統的運作與維護。惟ICANN只對gTLD的管理機構有制定相關的規則,至於ccTLD因為有國家主權的考量,在必要的情況下,ccTLD註冊管理機構可以跟與ICANN締結相關協議。


四、根區與根服務器(Root Zone and root server)

      根區域是DNS結構中的最重要的構成部分,因為根區域有DNS中所有TLD的名稱與IP位址列表,並由ICANN及VeriSign進行維護。DNS根區域由根服務器所組成,在全球共有數百個根伺服器,但是只有13個不同的主機 ,其中12個實體組織包括6個學術/公共機構、3個商業公司、3個政府機構,每一個機構的主機中都有所有根伺服器裡的檔案複本。事實上,即使13個根伺服器主機都當機,散布於全球各地根伺服器依然可以正常提供服務。


五、網路中立性(network Neutrality)

      由於數據傳輸量快速增長,尤其是影視流量大幅增加,一些網路營運商考慮提供某些網路流量優先之傳輸服務,以滿足網路建設資金之需求。為了防止上述差異化的服務影響網路言論與服務之多元性,「網路中立」原則開始受到重視。
網路中立是指所有網路流量應該被平等對待,小型的網路業者不需要與大企業競逐流量之傳輸,以使其創新服務或內容供終端使用者接取,以維護開放網路之創新生態。
      除此之外,零費率(zero-rating)為網路中立議題裡最熱門的討論項目之一。所謂的零費率係指網路服務提供者針對特定網路內容或應用服務所生之數據傳輸以零費率計價 。於此等模式下,用戶不須支付費用即可以取得應用或服務。但是,仍有一些隱憂,如:網路使用者所消費之內容或應用將受到無形的限制或操控;網路服務提供者為了遂行其零費率政策可能因此檢查網路所傳輸之封包,如此將會對網路使用者之隱私保護造成衝擊;此外,有些具有創新應用或內容之中小型企業未必有能力支付費用予網路服務提供者以取得優先曝光機會,進而變相形成一種網路流量傳輸的歧視等。目前全球在零費率的政策上,仍多採取個案認定的方式,而非一概允許或禁止。


六、雲端運算(Cloud computing)

      所謂雲端運算是指將電腦中所儲存的資料,轉存到網際網路上的儲存空間,而使用者可以在任何地點用不同的設備進行資料存取與處理。最早的雲端運算起始於線上電子郵件系統,如Gmail,事實上有許多的商業軟體,都可以提供雲端運算的功能,如微軟、Google、Amazon等都已經計劃開發大型的伺服器以提供雲端運算的功能。雲端運算的需求,一方面來自於因為智慧型手機與平板設備的處理能力不足,必須仰賴功能強大的雲端伺服器。雲端運算有三種不同的類型:
      (1)軟體即服務(Software as a Service, SaaS):雲端服務提供者向其用戶提供軟體應用程式,使用戶可以利用任何設備接取其所提供的軟體,用戶僅能使用應用程式,但是無法控制任何雲端上的資源。
      (2)平臺即服務(Platform as a Service, PaaS):用戶自行開發可在該雲端平臺上運行的程式,使其可以決定所利用的硬體資源,但是仍有所限制。此種類型的核心在於平臺標準化,使軟體開發者可以設計泛用的應用程式,並提供其他使用者利用。
      (3)基礎架構即服務(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 IaaS):雲端廠商僅提供基礎設施,由用戶自行設計平臺與應用程式,給予其使用硬體資源的自由度。

七、物聯網 (Internet of Things)

      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 IoT)是由Kevin Ashton於1999年提出 ,但相關的概念在1990年代初期已被提出,其係指使實體物品具備與網際網路相連接的能力,並將可被辨識、感測或通訊的晶片植入該物體中,透過網際網路控制這些實體的物品。這些物品具有至少一位使用者可辨識的名稱及機器可辨識的位址;具備通訊的功能,可以接收訊息並回應,以及具備基本的運算能力,可以將其所接收的訊息與其他裝置配對及管理,形成可分享資訊的智慧裝置 。
      網路及無線傳輸技術是物聯網中連結虛擬與實體空間的橋樑,可在任何時間、地點與相關的人、物、服務相連接 。除此之外,物聯網也展現了其作為資料蒐集與應用的創新模式,因為智慧裝置可以蒐集實體環境的資料,並藉由雲端運算等方式,將相關的結果反饋給使用者。具體而言,可將物聯網之架構區分為實體層、感知層、網路層與應用層 。
      (1)實體層:依照使用者的需求,包含任何可嵌入辨識、感測等模組,並透過無線傳輸相連之實體物品。
      (2)感知層:區分為感知技術與辨識技術,前者用以感測環境變化或物體移動位置,依感測器的種類差異,可進行環境、速度等不同之情境感知。後者則可依照裝置性能,針對影像、條碼、文字、射頻等進行辨識。
      (3)網路層:電信基礎建設在物聯網中扮演重要角色,特別是行動網路的建設,藉由無線傳輸,使感知層收集的資訊可以上傳至雲端。
      (4)應用層:物聯網受到矚目的原因,重點仍在於透過資料分析所產生的各種新的商業模式,目前物聯網蒐集到的資料大部分尚未被完全運用。例如海上鑽油平臺大約只有1%的資料被用以偵測和控制異常情況,如果可以進一步利用資料,用於提升平台的運作效率,則能產生更高的價值。


八、匯流(Convergence)

      傳統上,電信、網路、廣播電視與其他相關領域由於所採用之技術不同,因此分屬於不同的產業領域,然在網際網路的技術發展下,直接間接地導致通訊、傳播與資訊傳輸等平台之技術整合與匯流,且匯流之內容更包含了法令、營運平台、傳輸平台、多元內容、數位終端,以及應用服務等各個面向 。時至今日,人們已可透過手邊的連網裝置撥打電話、觀看影片,抑或分享音樂與檔案,與過往手機僅能撥打電話、傳送簡訊之時代已大不相同。美國科技網站PCMag.com總編輯Dan Costa在比較大數據未來應用的七大趨勢後表示,在物聯網、智慧城市、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 AR)與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 VR)、區塊鏈(Block Chain)、語音辨識、人工智慧(AI)與數位匯流等七大趨勢中,因數位匯流具有將前六項趨勢合併之效果,如物聯網裝置可透過區塊鏈技術加強安全性;智慧城市可藉由物聯網產生海量資料,並利用AI進行分析;AR、VR以及語音辨識則需透過AI不斷學習等,透過此些技術的相輔相成,生活才會越趨便利,是以,將所有技術結合起來的數位匯流即為最重要的一項趨勢 。
      數位匯流亦涉及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等新興商業模式,如Uber與AirBnB 。隨著IoT及AI領域的進步,將此些新技術整合進既有的產品、服務或業務流程中,亦漸漸變為數位匯流的一環。然數位匯流除了引申出許多與過往不同的商業模式,亦對法制面的規管帶來考驗,以下將分別自經濟面與法制面討論其與數位匯流之關聯與影響。
      於經濟層面上,數位匯流使原先在不同傳統產業發展之公司,轉變為直接競爭。此外,由於新商業模式的興起,既存產業亦面臨了相當威脅,舉例而言,傳統電信業者受到OTT產業之威脅、消費者之影片觀看來源不再限於電視、電子書逐漸取代實體書與實體書店業者等,皆為傳統產業之生存空間受到壓縮,且逐漸被取代之顯著案例。其中,由於OTT業者所受到的管制程度較有線電視業者與電信業者為輕,因此對於如何規管OTT,以及規管之程度應為何,至今仍然引起相當多的爭議。傳統產業在面對OTT的競爭壓力下,部分業者為了尋求生存空間,會選擇與OTT業者合併或進行收購,較常見的案例為OTT業者與電信業者合併。因電信業者於OTT市場將更具競爭力,對OTT業者而言,消費者則能更易於接取與使用其服務,是以,電信業者與OTT業者合併是一個對雙方皆有利的雙贏方式。然而如此卻可能與網路中立性之原則有違,因電信業者可能會圖利旗下OTT業者,針對旗下OTT服務推出無流量限制之方案,以鼓勵消費者使用。
      於法律層面上,通訊、傳播與資訊傳輸雖各自受到不同的法令規範,然由於法制模式的轉換涉及數個政府機關,難以與時俱進之情況下,各國主管機關應留意數位匯流於法制面上所帶來之下列問題 :
      (1)在電信與傳播領域內既存的國家或國際制度會因數位匯流而有何改變。
      (2)是否有建立數位匯流相關管制措施之必要性,又或是以傳統電子通訊服務領域之規範架構管制即可。
      (3)若涉及競爭與消費者保護之議題,應如何管制數位匯流服務。
      (4)應透過他律(國家或國際組織)或自律之方式規範。
共有 73
  • 文章標題
  • 文章上架日期
  • 事件發生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