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片說明:國際觀測KV

法規

 隨著網際網路融入現代人的生活與經濟活動,透過他律、自律或共律方式規定,界定相關主體的權利與責任,並且落實法益的保護,以維護社會的運作及安全。有關網路網路與法規部分,目前國際間主要談論的議題包括:管轄權之界定與歸屬、電子商務環境下之替代爭端解決機制、網際網路相關之著作權保護,以及隨著網路應用的創新,對於勞工法之衝擊,或是該如何治理新興的網路中介者等。以下分別介紹之。

一、管轄權(Jurisdiction)

由於網際網路具有打破時間與空間限制之特性,這對於傳統既有之管轄權概念造成了衝擊,因其仍停留在以地理位置劃分國家領域之思維,每個國家對其領土具有行使管轄權之主權,惟網際網路打破疆域限制,其促進了大量的跨境交換,如果僅透過傳統的政府監控雖非不可能但有其困難性。因此,網際網路的管轄權議題凸顯了網路治理主要困境之一:如何將網際網路套用在既有之法律以及政治地理上。而法院在面臨判斷管轄權之歸屬時,需考量以下三項重要因素:

1.程序管轄權(procedural jurisdiction):哪個法院或是國家機構具有正確適切之權力?
2.實體管轄權(substantive jurisdiction):應適用何種法規?
3.執法管轄權(enforcement jurisdiction):法院裁決如何執行?

 以下三項原則可以在特定情況下確立管轄權:一、屬地主義(Territorial Principle):一國對於其領域內所發生的案件具有管轄權。二、屬人主義(Personality Principle):若一案件非發生在一國領域之內,但由於所涉加害人或被害人為一國國民,則該國據以主張具有管轄權,又稱為國籍原則。三、效果主義(Effects Principle):倘若某一行為在一國領域外發生,而其在領域內產生實質之效果(substantial effect),或行為人之目的在於使其效果產生於該國領域之內,則該國可以對之行使立法管轄權。此外,另一項重要原則即是在現代國際法引入下之普遍管轄權(universal jurisdiction),亦即某些犯罪已嚴重危及整個國際社會獲多數國家之重大利益時,如海盜罪、戰爭罪、滅絕種族罪等,此時任何國家皆被賦予某些權利或是義務對於犯罪人透過刑事程序加以追訴、處罰,不論犯罪之處所、犯罪人或被害人之國籍為何。

二、替代爭端解決機制(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傳統上,爭端之排解依賴法庭進行調處,而ADR即避免訴諸法院體制處理爭端之替代方案,包括仲裁和調解(arbitration and mediation)。隨著網路的興起伴隨數位經濟時代的來臨,許多社會行為多虧網路無遠弗屆與便捷的特性,也日漸蓬勃發展,乃至於時至今日已成為現代人的生活日常,傳統社會行為衍生爭議之情事,同樣也因此而頻繁充斥在網路上。為有效解決發生於網路世界之紛爭,國際上遂發展ODR,即於爭端解決過程中導入網路與技術之運用,在ADR當中又以仲裁被廣為運用以處理現階段徒司法無法有效消化大量線上爭端之情況。

 仲裁相較於傳統法院體制具有更靈活的空間、經濟的時效與費用,並具備克服潛在的管轄權衝突之優勢,國際上透過「紐約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公約(The New York 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Arbitral Awards) 」之制度執行仲裁較之於循法院途徑更為容易即為一例。惟對於需要國家法院進行調處的議題,如人權保護,仲裁仍有其適用上之限制。

三、智慧財產權

 知識(knowledge)與思想(ideas)之表達是智慧財產權欲保護之標的,受網際網路發展的影響,這些數位化的智慧財產更具有相當重大的影響力,如何保障這些珍貴財產也成為網路治理所討論的近期議題觀測之一。智慧財產權包括:

1.著作權(copyright):創作者擁有其原創作品之權利,著作權之保護僅及於思想之表達,思想本身非受著作權保護之標的。
2.商標(trademarks):商標乃一代表公司或產品之合法註冊或建立的符號或單詞。其與網路之關聯主要係與域名之註冊有關。
3.專利(patents):專利授權了專利所有權人一段時間內得以排除他人製造、使用或銷售其發明之專屬權利,包括技術或生產性質的新程序或產品,甚至是軟體。

四、勞工法(Labour law)

 網際網路的出現改變了傳統的工作模式,新興勞動模式包括按需勞動(on-demand labour)和獨立勞工(independent worker),而這些新興勞動模式的發展與Uber、Amazon及其他網路公司的商業模式有關。

 在勞工法領域中,新興勞動模式引起相關議題,例如:Uber駕駛身分究屬承包商(contractors)還是員工(employees)於相關法律之適用、勞工於工作場所之隱私議題(雇主是否可監看員工使用網路之情況)等。此外,網路與全球化的發展也使得勞工法由國家層面躍然成為國際層面之議題,而須受更多國際監管機制的規範。

 

五、網路中介者(intermediaries)

網路中介者在網際網路功能之確保扮演相當重要之角色,在一些網路管理領域中,例如在侵害智慧財產權、垃圾郵件, ISP被視為關鍵之網路中介者。在其他領域,像是誹謗或是被遺忘權,網路中介者是否應將所負責任延伸至線上內容或是搜尋引擎,亦引起廣泛討論。

 有關網路中介者之責任係指網路中介者對其用戶於使用其所提供之服務時出現非法、侵權等行為時所應負擔之法律責任,而這也代表著網路中介者有其義務防止其用戶做出非法、侵權等行為。也因此近年來,網路中介者基於各種網路管制之理由,針對網路的內容、資訊採取種過濾及篩選之措施,惟此是否會造成用戶之言論自由受到過度之限制及影響?馬尼拉中介者責任原則(Manila Principles On Intermediary Liability)即是主要處理網路中介者責任之主要依據準則,申言之,基於保護網路言論自由、維護網路隱私權,以及確保網路使用者能夠最大限度地從事自由、合法的網路表達,同時建立起網路中介者的安全港,若網路中介者在未參與內容修改的情況下,原則上應無需為第三方內容而承擔責任。

 再者,網路中介者主要責任類型之一即是有關智慧財產權之侵權責任問題,有關智慧財產權領域之國際執法機制目前已經進一步強化網路中介者之責任,即若當被通知有侵權之虞而未移除相關之資料、素材時,網路中介者則須承擔違反託管之責任。

資料來源

1. Jovan Kurbalija, Introduction to Internet Governance, 7th Edition (2016). See also GIP Platform, https://dig.watch/

共有 79
  • 文章標題
  • 文章上架日期
  • 事件發生日期